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专题专栏 > 2019知识产权宣传周 > 典型案例
进口商品中文商标的权属认定
来源: 更新时间:2019年04月17日  浏览次数:

  【案情】

  2005年3月至2014年11月,杭州琴侣高新技术有限公司(简称杭州琴侣公司)是德国RECARO公司儿童安全座椅的中国总代理商。在代理期间,杭州琴侣公司在京东平台开设了“德国斯迪姆官方旗舰店”,销售儿童安全座椅,在网页中的产品描述有“斯迪姆STM汽车儿童安全座椅德国原装进口阳光超人带SOFIX3到12岁……”等内容。2014年11月,杭州琴侣公司与RECARO公司解除了总代理关系。2014年11月24日,杭州琴侣公司申请注册“阳光超人”商标,2016年1月21日杭州琴侣公司取得了第15779283号“阳光超人”商标注册证,有效期至2026年1月20日。核定使用在第12类“儿童安全椅(运载工具用)”等商品上。

  此后,深圳西为进出口有限公司(简称深圳西为公司)经RECARO公司授权,作为storchenmuhle斯迪姆儿童安全座椅中国总代理,全权负责该全线产品的独家销售及服务。深圳西为公司在京东公司开设的电子商务网站“京东平台”上开设了“storchenmuhle旗舰店”。销售儿童安全座椅的网页页面中的产品描述为:“德国STM阳光超人原装进口汽车用儿童安全座椅……”在商品宣传的网页图片中标有“阳光超人”。进口的儿童安全座椅产品包装及产品本身上没有中文,出售的实物商品包装箱上贴有深圳西为公司印制的带有“阳光超人”字样的贴纸。2016年11月7日,杭州琴侣公司在该旗舰店上公证购买了名称为“德国STM阳光超人原装进口汽车用儿童安全座椅3-12岁”的商品1件,北京市国信公证处出具了(2016)京国信内经证字第07054号公证书;2016年11月11日,杭州琴侣公司公证购买了深圳西为公司销售的“儿童安全座椅-阳光超人带接口,型号:公主粉”商品一件,合计:2280元。北京市国信公证处出具了(2016)京国信内经证字第07055号公证书。

  随后,杭州琴侣公司将深圳西为公司和北京京东叁佰陆拾度电子商务有限公司(简称京东公司)诉至法院,请求其承担相应的商标侵权责任。

  一审法院经审理认为:杭州琴侣公司在代理RECARO公司销售儿童安全座椅期间,在产品描述中使用“阳光超人”行为属于商标意义上的使用行为。根据在案证据,可以认定RECARO公司的儿童安全座椅产品上使用“阳光超人”先于杭州琴侣公司使用。深圳西为公司经RECARO公司授权,作为storchenmuhle斯迪姆儿童安全座椅中国总代理,但深圳西为公司并未举证证明RECARO公司授权其使用“阳光超人”作为storchenmuhle斯迪姆儿童安全座椅的名称或商标。即使“阳光超人”的标志存在在先使用的问题,也是使用在RECARO公司的儿童安全座椅产品上,而涉案产品上并无任何中文标志,深圳西为公司作为代理公司并无“阳光超人”的在先使用权,故深圳西为公司应停止对“阳光超人”的使用。京东公司设置的深圳西为公司网店中带有“阳光超人”标志的销售链接是为相关公众查找相关商品提供便利,并非为深圳西为公司销售侵权商品而设置,不构成涉案侵权商品信息的发布和推荐,故不能认定京东公司存在侵权的主观故意,该行为不构成商标侵权。

  综上,一审法院判决:一、深圳西为公司立即停止在儿童安全座椅的销售和宣传上使用“阳光超人”标志;二、京东公司立即断开深圳西为公司在京东商城开设的“storchenmuhle旗舰店”中带有“阳光超人”标志的销售链接;三、深圳西为公司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杭州琴侣公司经济损失10万元;四、深圳西为公司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杭州琴侣公司律师费1万元、公证费及购买涉案商品支出5500元;五、驳回杭州琴侣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杭州琴侣公司和深圳西为公司均不服一审判决,在法定期间提起上诉。

  二审法院认为:“阳光超人”标志起到了标识商品来源的作用,属于商标性使用。“阳光超人”所标识的产品来源指向RECARO公司,而非杭州琴侣公司。在双方代理关系结束之时,“阳光超人”标志代表的声誉和品质,亦源于RECARO公司的产品。因此,“阳光超人”属于RECARO公司具有一定影响的未注册商标。在杭州琴侣公司代理RECARO公司的产品期间,无论其支出的推广费用还是销售费用,均是服务于双方签订的合作协议,属于双方协议中的固有内容。相关权利、义务均是通过合作协议予以规制,其投入、回报以及商业上的考量均在协议中体现,应由合同法律关系调整,不能以是否支付宣传、销售费用作为判断“阳光超人”标志利益归属的依据。深圳西为公司使用“阳光超人”标志的方式亦系沿袭之前杭州琴侣公司在京东网络销售平台的使用方式,故根据《商标法》第五十九条第三款之规定,深圳西为公司有权在原使用范围内继续使用,并不构成侵权。综上,二审法院判决:一、撤销一审判决;二、驳回杭州琴侣公司的全部诉讼请求。

  杭州琴侣公司不服二审判决,提出再审申请。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经审查,认为杭州琴侣公司的再审申请理由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因此裁定驳回了该再审申请。

  【要旨】

  贴附在进口商品上的中文商标,往往需要根据个案情况加以具体分析,方能确定其权益归属;在当事人没有明确约定的情况下,相关权益通常应当归属于其识别作用所指向的市场主体。新的代理人按照原有方式继续使用该中文商标的行为,可以视为是被代理人自己的使用行为,因而不属于商标侵权行为。

  【分析】

  一、进口商品中文商标的权利归属

  由于《商标法》并未就商标权的归属问题作出明确规定,因此,在很多情况下,商标权的归属还是颇有争议的。实践中,法院经过探索,提出了包括未注册商标在内的商标权权利归属认定的一般原则,即“商标权归属于其识别作用所指向的对象”。基于上述规则,即使进口商品上使用的中文商标未经被代理人同意,甚至不是被代理人选定的,被代理人没有使用该中文商标的使用意图,但当其客观上已经能够使相关公众将使用该商标的商品与被代理人建立其稳定的对应关系时,因该中文商标使用而产生的合法权益就应当归属于该被代理人。

  本案中,虽然杭州琴侣公司申请注册了“阳光超人”商标,但在其申请注册该商标前,杭州琴侣公司是作为德国RECARO公司儿童安全座椅商品的中国代理商在RECARO公司的商品上使用该标志的,相关商品的广告宣传中也突出了“德国原装进口”的内容,因此,相关公众对使用该商标的商品来源的认知是指向德国RECARO公司的。上述标志的选定和使用行为虽然从表面上看是由杭州琴侣公司实施的,但因其进口代理关系的存在,相关的商标权益从本质上应当归属于RECARO公司。

  二、商标法中在先使用抗辩的适用

  《商标法》五十九条第三款规定:“商标注册人申请商标注册前,他人已经在同一种商品或者类似商品上先于商标注册人使用与注册商标相同或者近似并有一定影响的商标的,注册商标专用权人无权禁止该使用人在原使用范围内继续使用该商标,但可以要求其附加适当区别标识。”

  从性质上看,基于在先使用所产生的仅仅是一种对抗注册商标权人侵权指控的抗辩权,而非请求权;此种抗辩权“只是一个消极性的权利,不具有积极意义的权能,不能转让或许可他人行使,不能禁止第三人使用相同或类似商标,无权因此要求第三人进行损害赔偿”。

  三、新代理人使用原商标是否侵权

  如果在进口商品上贴附的中文商标在识别作用的发挥上指向的是被代理人的外国公司,则相关的商标权益归属于该外国公司。若该中文商标的使用方式不变、使用的商品也不变即仍然是在进口的商品上使用该中文商标、商品来源也仍然指向该外国公司,那么,无论具体的代理人是谁均非问题的关键。代理人的行为终究要归属于被代理人,代理人的变动不会对“代理行为的法律效果直接归属于被代理人”这一法律规则产生根本性影响。

  也正是基于这样的原因,审查再审申请的法院最终驳回了杭州琴侣公司的再审申请。

  【维权中心提示】

  就进口商品上贴附的中文商标的权利归属而言,通常分为两种情形:其一,作为进口商的代理人和国外的被代理人有明确约定,此时,即便该中文商标没有在中国注册,因该中文商标的使用而产生的权利,其归属也是明确的。其二,作为进口商的代理人和国外的被代理人没有明确约定,代理人未经被代理人同意而自行决定在该进口商品上使用特定的中文标志,被代理人亦未明确提出反对,此时因当事人之间无约定,所以容易就该中文商标的权利归属产生纠纷。虽然根据本文的分析,最终可以得出商标权归属的结论,但是,为了避免产生纠纷,企业在经营实践中,最好还是作出事先的约定,从而更好地理清彼此之间的权利义务关系。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  知识产权庭  供稿)

浏览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