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资讯 > 国内新闻
知识产权:网络课堂开学第一课
来源:中国知识产权报/中国知识产权资讯网 更新时间:2019年09月10日  浏览次数

  品和创作主体本身的知名度、投入成本、对外许可使用费用标准等进行举证,这有助于法官确定知识产权价值;还可通过举证妨碍等制度转移证明责任。西南政法大学法学院诉讼法教研室副主任谷佳杰则认为,权利人损害赔偿问题的第一层是实体法上的损害赔偿数额证明问题,第二层是动态诉讼法的举证难问题,这是民诉法理论供给不足导致的问题,应当对法定赔偿制度进行完善,通过配套制度赋予当事人一定证明权,保障其能搜集到举证的证据。

  授权渠道如何打通?

  网络教学平台在教学中会大量使用他人作品,需要获得权利人的许可,但这一渠道并不是很通畅。魏嘉表示,好未来就面临这样的难题,特别是对于那些在网络上传播的作品“碎片化”使用,更难获得授权,他希望能通过著作权集体管理来解决这一难题。

  那么,网络教学“碎片化”使用作品,能否通过著作权集体管理组织获得合法授权?如果作者并非著作权集体管理组织会员,在“碎片化”使用作品且无法联系到作者的情形下,教育企业先向著作权集体管理组织支付稿酬、后被作者起诉的情况下,教育企业是否应承担侵权责任?“目前,文著协主要通过对会员直接发放作品授权许可和对孤儿作品非会员发放后续协议代转稿酬两种方式来解决授权问题,但实践中孤儿作品的授权存在各种困难,而这种困难是不论是否采取市场化的管理方式都可能存在的。”中国文字著作权协会副总干事梁飞认为,可以考虑引入部分国家存在的延伸集体管理制度来解决现在的困境,并通过进一步完善制度来尽可能符合各方面需求。

  著作权授权交易机制不通畅、交易成本高、法律风险大是当前侵权现象背后的本质问题,北京市广播电视局政策法规处处长赵红仕认为,出现这一问题的根源在于现行著作权法存在不适应产业发展需求。解决这些问题,应正视现行集体管理制度的弊端、检讨集体管理组织的问题并完善集体管理制度,为充分发挥“合理使用”原则的作用,推动“法定许可”规则的有效实施,允许一定程度的“准延伸管理”。在亓蕾看来,由于直接取得权利人授权难度大、集体管理组织发展障碍多,交给市场来设计可能是更好的思路。此外,鼓励教育企业自主研发、委托他人设计教材作品,或通过引进海外成熟的教育产品,都是保护知识产权可行的路径。(本报记者窦新颖)

  (中国知识产权报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浏览次数: